科普信息網

vivo也要造貼牌機 大廠都青睞的ODM一點也不low

發布時間:2021-11-17 05:56:57 來源:快科技 責任編輯:caobo

如果你有心觀察智能手機設計與發布之間的關系,有時可能會發現:雖然來自不同的品牌,但在主打高性價比區間的手機市場中,不同品牌的新機有時會出現「撞臉」的情況。

有時只是屏幕設計類似,例如 Redmi、OPPO 等廠商發布的千元機,有時甚至會有兩款手機,從外觀設計到硬件配置都幾乎一致的撞車情況發生。

兩款無論是硬件規格還是設計都很相似的手機。

這當然不是巧合,實際上,更有可能的情況是:這些手機不僅設計規格相同,實際也是由同一家公司制造而來,這些「套娃」手機背后的廠商,我們一般會用 ODM(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r)來稱呼它們,即「原始設計制造商」。

什么是 ODM?

一般來講,如今的智能手機【設計-制造-量產】模式,是指由手機廠商來主導智能手機本身的設計,在完成之后,交由代工廠來量產制造;手機品牌本身負責設備的銷售以及售后等服務。這就是我們理解中更加常見的現代智能手機制造模式,在這其中手機品牌充當的角色被稱作「原始設備制造商」,即 OEM(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

而 ODM 模式,即原始設計制造商,的不同之處在于,智能手機品牌從一開始就不涉及手機本身的研發設計、制造量產等工作,而是全盤交給第三方制造公司;但最終上市銷售前,機身上還是會印有手機品牌本身的 Logo,實際線下/線上銷售也是由手機品牌的渠道負責。

由于 ODM 廠商全權負責這些手機的設計與制造環節,手機品牌只有建議權,所以這些手機的相關知識產權都被 ODM 廠商所擁有,所以在面對來自多個手機品牌、硬件規格近似的訂單時,「重復利用」之前已經上市的機型相關設計也是很常見的事:前面提到的手機設計出現的「套娃」就屬于這種情況,類似于 PC 筆電領域常說的「公?!惯@一概念。

上述情況雖然比較尷尬,但勝在能讓整機成本在不犧牲硬件性能的情況下成本更低,相對成本不那么嚴苛的機型,手機品牌也可以掏更多錢,將其對應的產品方案給買斷。

一言以蔽之,ODM 模式下,說手機品牌在制造環節中,充當的只是「貼牌」的角色,并無太多問題。但在大部分人的傳統認知中,「貼牌」往往都與「質量低下」「做工粗糙」等印象同時出現。為什么如今主流手機廠商都更熱衷于借助 ODM 模組制造更多「貼牌機」?

不只是「低價代工」

上周《極客周報》中已經有提到,vivo 近日也開始借助 ODM 模式,來擴大手機制造規模,向主流的 ODM 廠商伸出橄欖枝。

vivo 的這一改變,不僅意味著未來我們也看到印著 vivo Logo 的 ODM 生產機型上市,也意味目前所有一線手機制造商,都已經接受了 ODM 設備作為在自研手機之外的一種補充方案。

在此之前。包括小米、OPPO 等國內一線廠商,已經開始借助 ODM 訂單來完成不少中低端價位產品的設計制造工作,從全球來看,傳統「帶頭大哥」三星大量 Galaxy A 系列手機訂單交給中國的 ODM 廠商負責設計生產。實際上的現狀是:除了一直奉行產業鏈強管控路線的蘋果,整個行業內幾乎所有排名靠前的手機廠商,都選擇通過 ODM 模式,來將部分自家新機的制造/生產交給第三方。

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中低端產品占比營收越高的手機品牌,使用 ODM 模式生產的設備也越多,類似 Redmi 這樣中低端機型占據品牌整體營收比重更高的品牌,其投放給 ODM 的訂單自然也數以億計,整體更加倚重 ODM 機型的利潤。

換一個角度來看,深耕中低端手機需求的 ODM 廠商,除了能在不同品牌設備之間通用已經成熟的硬件設計,對于市場需求的變化也更加精準,能在售價限制利潤空間的性價比手機市場中將利潤最大化。對于手機品牌與 ODM 廠商來講都是一個雙贏的舉措;很多在線下門店中的「銷量爆款」,往往就是出自 ODM 代工方之手。加上近兩年開始的 5G 換機潮,整體 ODM 代工出的智能手機也有售價提升的趨勢,不再只局限于低端智能手機的設計制造。

當然,這些 ODM 廠商往往也不滿足于只給他人做嫁衣:隨著不少手機品牌熱衷于采用 ODM 模式來開疆拓土,不少 ODM 頭部廠商也已經成為智能手機產業中相當低調,但同樣實力不俗的「隱形巨頭」;以聞泰科技為例,這家 ODM 代工巨頭市值如今已經超過了千億人民幣,還在高通收購恩智浦期間,通過控股的方式收購了安世半導體,成為手機供應鏈的芯片供應商;通過布局芯片研發的方式,逐步強化在手機制造領域的存在。

手機品牌出?!笐腥税?/strong>

如果說三星引入 ODM 生產模式是為了在已經成為紅海的中國手機市場與國產手機品牌直接競爭,那如今國產廠商引入 ODM 制造的另一個理由,也是為了在更多新興市場中與三星正面交鋒。

即使體量大如三星電子,實際營收主力也并非 Galaxy S21 或是 Galaxy Z Fold 等動輒售價萬元的旗艦手機系列;在三星 2022 年的預期中,折疊屏新機 Z 系列與旗艦 S 系列加起來共計劃生產近 5000 萬部,而主打中低端市場的 Galaxy A 系列手機,僅這一系列的全年預計總產量就達到了 7800 萬部。

這些巨大的中低端設備產量需求,即使放眼全球范圍內,其生產壓力對于三星來講都是相當龐大且難以消化的。而 ODM 廠商不僅負責設計代工,包括零部件采購等供應鏈管理,都需要 ODM 廠商本身來負責,起到了風險分散的作用。因此 ODM 生產也能讓手機品牌本身從這些事情中抽身出來,同時進一步緩解供應鏈壓力。

實際上,隨著中國手機品牌逐漸將市場拓展至全球,包括印度、東南亞等相對消費水平更低的市場,都是中國手機品牌出海的兵家必爭之地,因此各種行之有效能降低手機制造成本的辦法對銷量來講都至關重要,因此 ODM 被更多手機廠商所接受,也伴隨著著手機品牌本身的業務擴張步伐。

「最低成本」方案

對于手機品牌來講,借助 ODM 來生產能夠大批量銷售、給品牌整體帶來更多利潤的中低端機型,也能讓;能讓手機品牌有更多的資源從中低端的機海戰術中抽身,去打造相對更有價值的產品與技術。

不僅是智能手機相關技術本身,一線手機品牌在借助 ODM 代工的手機鞏固低端市場的同時,本身也在通過進一步投資智能手機制造技術,來讓手機制造變得更加高效;例如小米之前已經在發布會中展示過、主打智能化的「黑燈工廠」,vivo、OPPO 等品牌也在加大力度投資自有工廠計劃;以更加高效的方式生產出更多價廉物美的手機。

但短期內,ODM 模式能夠成為各大手機品牌普遍的共同選擇,是手機行業發展逐漸成熟的標志,是全球電子產業鏈高度分工的情況下已經被證明行之有效的一種協作方式。

雖然這一代工模式變數仍有很多;但無論如何,能以更低廉的價格內,通過這種「貼牌」的方式,為用戶提供更好的硬件以及使用體驗,都不是一件壞事。

中国男生同性视频twink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